欢迎登录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网站
2018-06-20 星期三
图片已经丢失
民事 案例
处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时如何对家庭成员进行认定

处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

时如何对家庭成员进行认定

——原告文某某1、文某某2、李某某与被告文某某3、涂某某及第三人开阳县南江乡南江村村民委员会土地承包经营权案


【案件基本信息】

贵州省贵阳市开阳县人民法院(2017)黔0121民初518号民事判决书

案由:土地承包经营权纠纷

当事人

原告:文某某1、文某某2、李某某

被告:文某某3、涂某某

第三人:开阳县南江乡南江村村民委员会

【基本案情】

原告文某某1、文某某2及被告文某某3与父母文某某4、唐某某在第一轮土地承包时共同承包了土地。第二轮土地延包时,因被告文某某3婚后分户,即在原承包的土地中划出一部分由其另行立户承包,剩余的承包地由文某某1、文某某2与父母共同承包。原告文某某1与本村本组村民刘某某结婚后,为保障必要的生活来源,父亲即将其中部分责任地分配给文某某1耕管。原告文某某2婚后生育子女李某某,依抚养关系已登记为本户家庭成员。200811月,文某某2与河北人崔某某再婚,于20094月将其户口迁入河北省。原被告父母死亡后,土地承包经营权证由被告保管,被告以证上没有原告名字为由,阻止原告耕管自己的土地,否认原告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

【案件焦点】

原告李某某是否为原文某某4户的家庭成员,对文某某4户承包的土地是否取得并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

【法院裁判要旨】

贵州省贵阳市开阳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李某某户籍地虽然在贵州省开阳县南江乡南江村王选组,但根据我国现行户籍实情,户籍登记与家庭实有人口不完全一致(如已外嫁而未迁出、另有家庭而只是注册户口、因升学而迁入学校等),故不能仅以户口簿来界定家庭成员的范围;原告李某某作为原告文某某2的儿子,不可能为原文某某4、唐某某户家庭成员,原告李某某也未提供证据证明自己出生后便生活于文某某4、唐某某家庭之中,靠该家庭供养,故原告李某某不应属于文某某4户的家庭成员。

开阳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六条、第十五条、第三十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护法》第三十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原告文某某1、文某某2对贵州省开阳县南江布依族苗族乡南江村王选组原文某某4承包户内承包地享有承包经营权;

二、驳回原告文某某1、文某某2的其他诉讼请求;

三、驳回原告李某某的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100元,减半收取50元,由原告文某某1、文某某2、李某某、文某某3、涂某某共同负担。

【法官后语】

   我国对农村土地实行“增人不增地、减人不减地”的稳定管理原则,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承包的主体为农户,非个人。本案中,原告李某某与原告文某某2系母子关系,虽然办理户籍登记时将原告李某某的户籍地登记为贵州省开阳县南江乡南江村王选组,但其并未在户籍地生活,不应为原文某某4户的家庭成员。如只按户籍登记情况,认定原告李某某为文某某4户的家庭成员,有悖于事实,不利于化解矛盾。

联系我国农村现行情况,实践中,类似的情况还很多,究竟该如何认定家庭成员,本人认为还是应以实际居住情况认定,不应以户口薄登记来认定。如果以户口薄登记来认定,不利于家庭和睦,更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比如说,如果只以户口薄登记来认定家庭成员,本案被告文某某3、涂某某在结婚后便单独立户,与原文某某4户应是两个单独的家庭,文某某3、涂某某不应是原文某某4户的家庭成员,对原文某某4户承包的土地不再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但根据我国农村风俗,大多数是由儿子负责父母的生养死葬,虽然婚后单独立户,但是实际是共同生活的,就只有一个家庭存在。因此,如果只以户口薄登记为准,赡养父母的儿子对父母承包的土地不能耕种,就会给当地在赡养父母的问题上带来消极影响。


作者:李厚成

身份证号:520121198805041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