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网站
2018-06-20 星期三
图片已经丢失
民事 案例
离婚后,户籍迁出并与他人再婚已经丧失该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离婚后,户籍迁出并与他人再婚

已经丧失该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

---XX诉班X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案


案件基本信息

1、裁判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2013)花民初字第1841号民事判决书。

二审判决书: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筑民二(商)终字第357号民事判决书。

再审判决书:(2015)黔高民提字第15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

3、当事人

原告(二审被上诉人、申请再审人):XX

被告(二审上诉人、再审被申请人):班X

基本案情

原告班XXXXXXX乡XX村村民,与被告班X系姐弟关系。第一轮土地承包到户时,原、被告户以父亲班XX为户主,向所在的XX村集体承包土地耕种,并签订《耕地使用承包合同书》。承包经营期间,被告班X因升学于19929月将户籍迁往XX学校,转为非农业户口,户籍再未迁回,现居住在XX市云XXX号。XX月,原告班XXXX市居民XX结婚,并生育一男孩班X,婚后王XX与班X均未将户籍迁入XX村,也未在XX村居住。1998年第二轮土地承包时,该土地承包户与村集体的土地承包关系不变,户内人口为原告班XX及其父亲班XX1999年,原告班XX与其妻王XX因感情不和离婚后,其子班X随王XX在XXXX区居住生活。20025月,原、被告父亲班XX因病死亡,原告班XX20088月再婚,其妻子董XX系X市X区非农业人口,婚后未生育子女,也未在XX村居住、生活。现原告班XX所在的土地承包经营户户内成员仅有原告班XX一人。2013年上半年,该土地承包经营户向所在村集体承包的土地因XX新区建设被征收,获得土地征收补偿费145000元。再审另查明:XXXXXX村从1980年开始第一轮土地承包。19845月,XX村与班XX签订《耕地使用承包合同书》,耕地使用证载明班XX为户主,承包人口3人(户口人数为4人,分别为班XX、陈XX、班X和班XX),承包面积3.18亩。XXX日,陈XX与班XX离婚以后,未居住在XX村。XXX日,XX村与班XX签订第二轮《耕地使用承包合同书》,耕地使用证载明班XX为户主,承包人口2人(户口人数为3人,分别为班XX、陈XX、班XX),承包面积3.2亩。

案件焦点】

班X是否具有XX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是否丧失原承包户户内成员资格。

法院裁判要旨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农村土地承包赋予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使用权,土地承包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应受法律保护。本案涉及的农村土地承包方式系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家庭承包,而非个人承包。第一轮土地承包到户时,原、被告作为班XX土地承包经营户的户内成员,以承包户为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主体,对所承包的土地享有权利,户内成员所享有的并非独立的土地承包经营权,而是依附于所在的土地承包户对土地享有的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承包户户内成员会发生变化,有增加,也有减少,但无论如何变化,增加的人口取得该承包户户内成员资格后,对承包户所承包的土地与户内其他成员平等享有的占有、使用、收益的权利,减少的人口丧失户内成员资格后,对土地不再享有权利。土地是农业最基本的生产资料,也是农民最可靠的社会保障,因此,对于本案原、被告所争议的土地征收补偿款的分配问题,应当以原、被告是否具有XXXXXX村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和是否具有该土地承包经营户的户内成员资格为判断依据。从户籍上看,原告XX从出生起,户籍一直在XX村,而被告班X,第一轮土地承包到户时,其户籍登记在XX村,但因升学迁出后,转为非农业户,未迁回原籍,也未履行原所在村集体经济组织义务,已不具有XX村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从生活的实际情况上看,原告班XX一直居住在XX村至今,并以耕种户内承包的土地获取收益作为其主要生活来源,而被告班X19929月起因升学户籍被迁出后,上学期间其生活来源可能依赖户内承包的土地所获取的收益,但毕业后未返回XX村集体经济组织居住生活,也未从事农业生产,非以土地收益作为其生活来源,因此,其丧失XX村集体经济组织资格,同时也丧失原承包户户内成员资格。原告班XX户土地被征收所获得的补偿费用,应由该土地承包经营户户内现有成员分配,被告班X不作为户内成员,不参与分配。

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三条、第五条、第九条、第十六条、第三十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原告班XX所在的土地承包经营户因承包地征收获得的补偿费用人民币145000元,归原告班XX所有。

本案受理费3200元,减半收取1600元,由被告班X负担。

原审宣判后,班X提出上诉。

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陈XX与班XX离婚时间为X年X月X日,即第一轮农村土地承包时,陈XX仍系以班XX为户主的承包经营户内成员,尽管陈XX于X年X月X日因为再婚将其户籍迁出,但是,其在班XX户内所享有的承包经营权仍系其基本生活保障,依法予以保留。同时,陈XX于XXX日去世,系本案所涉土地被征收之后,因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2条:继承从被继承人死亡时开始。之规定,本案讼争土地征收补偿费用涉及陈XX 继承人的合法权益,被上诉人班XX 要求确认145000元土地征收补偿费用归其所有的理由无事实和法律依据。综上,上诉人班X的上诉理由成立,对其上诉请求,本院予以支持。原判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本院予以改判。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权益保障法》第三十三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农村土地承包法》第五条、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第一百七十五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2013)花民初字第1841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班XX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受理费1600元,由班XX负担;二审案件受理费3200元,由班XX负担。

二审宣判后,班XX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申请再审。

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本案所涉及土地承包方式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内部的家庭承包,土地承包经营户户内成员,平等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陈XX与班XX离婚后,外出居住,后与他人再婚,其已不是班XX土地承包经营户户内成员,也不依赖案涉承包土地生产收益作为其生活保障。结合第一轮土地承包中耕地使用证载明班XX为户主的承包人口为3人的情况来看,第一轮土地承包人应为班XX、班X和班XX,而陈XX不是该户的土地承包人。在陈XX将其户籍迁入XX区后,陈XX已经丧失XX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因此,陈XX不享有案涉土地承包经营权,亦不应享有土地承包征收补偿款。原判决认定陈XX在班世富户内仍享有土地承包经营权,本案诉争土地征收补偿费用涉及陈XX继承人的权益不当,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70条第1款、第170条第1款第2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撤销贵州省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筑民二(商)终字第357号民事判决

二、维持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2013)花民初字第1841号民事判决。

一审案件受理费16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3200元,共计4800元,由班X负担。

法官后语

近几年,随着国家加大开发力度,特别是本案原、被告双方诉争所涉及的位于XX新区范围的土地、房屋等因国家加大基础实施建设而被征收、征用。类似的纠纷此起彼伏、不一而尽。

现实生活中,发生纠纷的当事人情况纷繁复杂,不一而足,发生纠纷的大多都是一家亲人,解决此类纠纷更要依法依规依理。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黔高民提字第15号民事判决为解决此类纠纷指明了方向。在处理此类承包地征收补偿费用分配纠纷时,要充分考虑诉争当事人是否为土地承包经营户户内成员,是否依赖承包土地生产收益作为其生活保障,是否具有农村户籍,是否

具有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方能做到不偏不倚。

编写人:贵阳市花溪区人民法院   陆文军、王安林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