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网站
2018-06-20 星期三
图片已经丢失
环保 案例
保护环境是一切主体的共同责任

 


保护环境是一切主体的共同责任

--中华环保联合会、贵阳公众环境教育中心诉

贵阳市乌当区XX造纸厂水污染责任纠纷案件


基本案情贵阳市乌当区XX造纸厂(以下简称XX纸厂)位于贵阳市南明河下游河边,始建于1993年,以回收的废旧纸板生产瓦楞纸,当时年设计生产能力3500吨。经过几次改造,至2004年,设计年生产能力达6000吨。根据环保技改要求,其应做到全部生产废水回收利用(即废水的零排放),废气应达标排放。XX纸厂住所地环保部门给其颁发的排污许可证也记载:允许排放的污染物仅为二氧化硫、烟尘,不包含废水的排放。而XX纸厂并未按环保部门要求严格对废水进行处理、回收利用,而仅仅是修建了总储量约800立方米的两个水池,将生产废水抽入水池沉淀。自2003年起,XX纸厂就因经常将生产废水偷偷排入南明河或超标排放锅炉废气,多次受到当地环保部门处罚并对其作出限期整改决定:200311月,向南明河排放生产污水被环保部门限期整改;20043月,因循环水池渗漏及锅炉除硫设施未使用被环保部门处罚1000元;20053月,再次因将废水排入南明河被环保部门处以9000元罚款。XX纸厂因此向环保部门承诺:如果今后有污水直接排入南明河的情况发生,将自行关闭工厂,以此保证工业污水的零排放。然而,在上述行政处罚之后,XX纸厂仍未遵守其承诺,依旧向南明河排放大量废水,通过中华环保联合、贵阳公众环境教育中心起诉之前取证、本院进行证据保全及证据保全时XX纸厂法定代表人现场自行指认,该厂未对废水进行任何处理,而是采取偷排的方式逃避环保部门的监管:即白天生产时将产生的废水抽入蓄水池暂存,晚上通过隐蔽式地沟将生产废水导入溶洞之中,并直接排入南明河,该偷排污水的行为从每天晚上6点左右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7点左右。根据XX纸厂技改报告显示及其法定代表人自认,XX造纸厂每日向南明河排放的污水量达600吨。经本院委托贵阳市环境中心监测站对被告排放的废水取样检测,废水中氨氮含量为8.2毫克/升,化学需氧量为967毫克/升,色度为200倍,生化需氧量330毫克/升,均严重超过国家允许的排放标准,而其排污口下游的南明河水属劣五类水质。中华环保联合、贵阳公众环境教育中心认为XX纸厂的行为已违反环境保护法和水污染防治法的相关规定,不仅在没有排放污水许可的情况下偷排污水,且偷排的污水还大大超过国家允许排放的标准,严重地污染了南明河,侵害了贵阳市民的公共环境利益,遂于20101119代表环境公共利益起诉至清镇市人民法院环境保护法庭,提出如前诉请。环保法庭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01230日上午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环保法庭在受理案件后,根据原告申请,委托了贵阳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对涉案污水进行采样并检测,产生相关检测费用1500元。经原告申请,该费用已由贵阳市两湖一库基金会从环境公益诉讼援助基金中先行垫付。

中华环保联合会及贵阳公众环境教育中心都是经过合法登记的社会团体法人,都具有维护环境公共利益的职能。


焦点问题:本案被告XX纸厂曾因违法排污多次被行政处罚,然而一直没有改正,依然持续向南明河偷排污水,严重危害公共利益,在行政手段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是否有更强有力的手段来解决环境污染问题?本案源于民间环保组织的调查发现,民间环保组织如何参与到环境保护中来?如何监督环保法的实施?对公益诉讼中的一些诸如取证、资金困难等问题应如何解决?这是本案的焦点问题。

处理情况:环境保护法庭经开庭审理,当庭作出一审判决:一、被告贵阳市乌当区XX造纸厂立即停止向南明河排放污水,消除对南明河产生的危害;二、被告贵阳市乌当区XX造纸厂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支付给原告中华环保联合会为本案支出的律师费用人民币10000元;三、本案检测费用1500元由被告贵阳市乌当区XX造纸厂负担(该款已由贵阳市两湖一库基金会垫付,被告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将该费用支付给贵阳市两湖一库基金会)。被告乌当区XX纸厂表示服判,未提起上诉。并于环保法庭进行证据保全之日起就停止生产,不再向南明河排放污水。

启示与经验201031日,《贵阳市促进生态文明建设条例》生效,同时,贵阳中院、清镇法院共同推出《关于大力推进环境公益诉讼、促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实施意见》,明确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对污染环境的行为有权进行监督、检举和近代告,并有权要求环境保护管理机构及时进行查处;明确提出了环境公益诉讼案件诉讼费用的缓、免,专家证言定案,评估、鉴定等费用由环保基金资助等新举措。同时要求,贵阳法院受理环境公益诉讼,原告申请促使或先予执行的,经人民法院审查符合法律规定的,应及时作出裁定并免收保全费用。环保社会团体提起环境公益诉讼是依照法律法规规定行使监督、控告权的一种方式,可以有效地抑制环境侵权行为和约束环境行政权力,防止行政不作为、滥作为以及行政权力违法寻租的现象,最终达到保护和改善环境、保护公民环境权益的目的。这也说明我国环保组织、团体正在以实际行动参与环境管理、监督环境法律实施、推进环境保护和承担更多社会责任。本案是继《贵阳市促进生态文明建设条例》201031日生效之后,环保法庭以该条例为依据受理的第一例公益诉讼,将环保社会团体作为环境公益诉讼原告,是没有法律障碍的。本案判决将对我国环境公益诉讼主体资格的完善产生积极的推动作用。

在具体案件的审理中,环保法庭还采用了大量在司法实践中探索出来的新的手段、新的方法,社会效果良好。

一、在受理案件同时进行证据保全,固定证据

环境污染侵权案件存在取证难的问题,特别是一些偷排的企业。为解决这一难点,环保法庭率先在环境公益诉讼中运用证据保全的法律规定来固定污染证据。本案于20101119日立案,立案时二原告就向法庭提交了其诉前自行拍摄的被告排污的照片、录像资料。为防止被告否认原告自行提取的证据,二原告向环保法庭申请对被告排污行为进行证据保全,环保法庭受理了原告证据保全申请。由于被告是采取白天将污水储存,夜间至凌晨偷排的方式,为获取有效证据,环保法庭立即行动,到达被告排污现场后迅速开展拍照、取样工作,同时对被告进行诉讼文书送达,让被告法定代表人自行指认偷排现场,固定了被告偷排证据,圆满地完成了证据保全工作。

二、司法能动干预,在环境公益诉讼案件中率先采用先予执行措施,在最短的时间、最大可能地减轻污染对环境的危害

本案是水污染侵权纠纷,由于被告一直在生产,其生产废水不可避免地持续排放,会一直对南明河造成污染。因此,二原告向环保法庭申请先予执行,要求被告立即停止排污。环保法庭认为,环境污染案件中排污行为持续存在,对人们生产、生活必然会产生影响,因此,停止排污行为,消除对环境的影响,符合民事诉讼法相关规定。本案在对被告排放的污水进行取样分析后,发现其污水中含量较多,危害较大,完全符合先予执行条件,所以,环保法庭裁定先予执行,要求被告立即停止排污,及时有效地减少了其对环境的危害。

三、申请环保基金的资助,减轻原告负担,鼓励各类主体提起公益诉讼

环保法庭早已和两湖一库基金会达成共识,在对环境公益诉讼的相关涉及评估、鉴定、检测分析等费用支出问题上,基金会将予以支持。本案就是这一措施在诉讼实践中的实际运用。由于涉及到对被告排放的污水进行取样分析,产生了一定的分析鉴定费用,原告向两湖一库保护基金会提出了申请,环保法庭经审核后同意,两湖一库保护基金会根据法庭意见支付了鉴定费用。这应该是全国首例公益诉讼案件中鉴定费用得到基金会帮助的案例。环境公益诉讼在全国范围内现在逐步开展,但其中涉及很多问题尚未解决,比如诉讼过程中涉及到评估、鉴定费用的预支就是一个现实问题,这一问题也制约了原告提起公益诉讼的积极性。为此,环保法庭与基金会形成共识,规定涉及贵阳市水资源保护的环境公益诉讼过程中,涉及到评估、鉴定、分析检测等费用,可申请贵阳市两湖一库基金会提供资金帮助。这一规定,极大地减轻了原告提起公益诉讼的经济负担,对支持、鼓励、保护各类主体提起公益诉讼无疑起着重要的作用。

四、在审理过程中采用了专家证言

本案原告提起的诉讼请求是要求被告立即停止向南明河排污,消除对南明河的危险。而存在的现实问题是,只要被告生产,就必然会产生污水,而被告根本没有净化、处理污水设施,如何实现停止排污?为此,环保法庭充分利用已经成立的专家咨询委员会专家的作用,召开了专家咨询委员会会议,就被告停止排污的行为进行了研讨。通过讨论,专家一致认为,第一、被告生产能力小,属于国家产业结构中应当关停的高污染、高能耗的小项目,必须关停;第二、从技术上讲,利用再生纸造纸可以实现污水零排放,但需要在生产过程进行严格管理,需要资金投入。被告厂内只有污水储存、沉淀池,没有全程对污水进行处理,很难实现零排放。因此,原告的诉讼请求虽然是停止排污,但这一诉讼请求只有通过关停才能彻底实现。故本案今后执行就转化为对被告生产线进行关停。这一专家证言转化为法庭证据采用,成为法庭执行的重要依据。

五、环保专家担任人民陪审员直接参加案件审理

环保专家担任人民陪审员参与环保案件的审理,是环保法庭的独创做法。本案合议庭组成人员中,有两位人民陪审员,一位是环保专家、贵阳市两湖一库管理局局长帅江,一位是贵州省两湖办工作人员、博士刘晓静。两位专家担任陪审员,对本案的高效审理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六、充分发挥环保行政职能部门的作用

按法律规定,环保法庭不能直接判决被告人关停生产线,但根据专家证言,要让被告停止排污,最为切实可行的途径就是关停生产线,故环保法庭在执行中充分发挥了环保行政职能部门的作用,向环保行政职能部门发出了协助执行通知书,要求环保行政职能部门配合法院执行,利用行政罚款直至限期治理、关停等手段,制止被告排污行为。行政机关将依职能报经人民政府同意,对被告作出关停措施

七、充分发挥法律意见书的能动司法作用

环保法庭在以往的工作中,创造性地摸索出环保审判法律意见书的运用,即环保法庭在日常工作中,通过接到举报、投诉或通过新闻媒体报道、自身巡查过程中发现一些环境污染事件,但又尚未形成诉讼案件,为有效解决环境污染问题,化解社会矛盾,节省司法资源,环保法庭提出在环保审判过程中,应当适当增加职权主义色彩,即环保法庭可适当主动提前介入,向污染者或环保行政部门发出法律意见书,要求污染者停止污染或要求环保行政职能部门积极作为,对排污者进行处理。该法律意见书制度开展以来,环保法庭已通过口头或书面的方式发出了法律意见书二十余条,均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本案中,环保法庭在对被告排污行为进行证据保全过程中发现,除被告以外,在被告所在地附近还有其他几家纸厂向南明河排放污水,污染了南明河,而这些纸厂并不是本案被告。为一并解决这些污染,环保法庭向乌当区环保局发出了法律意见书,要求环保局对这些纸厂进行查处,并及时将处理结果复函环保法庭。之后,乌当区环保局给环保法庭进行了回复,对相关的几家纸厂进行了行政处罚并采取了限期治理等措施。

环保法庭开展的创新性的环保审判工作,充分体现了环保法庭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积极参与社会管理创新,遵循“公正司法、一心为民”的司法理念,切实解决人民群众最为关心的环境污染问题,保护好贵阳市的青山绿水,服务社会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并逐步形成了一个环境公益诉讼的贵阳模式。

2012年9月27日中华环保联合会诉好一多乳业有限公司案双方调解后,第三方贵阳环保志愿者到现场回访

2013年2月26环境保护法庭再次到好一多公司回访,图为该公司通过污水处理设施处理后的污水前后对比

定扒案 被告企业排放污水现场

 定扒案证据保全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