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登录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网站
2018-06-20 星期三
图片已经丢失
环保 案例
上诉人易某某1、刘某某犯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污染环境罪一案


上诉人易某某1、刘某某

犯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污染环境罪一案


本案例获评为2018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保障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十大典型案例。

裁判要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第三百五十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非法生产、买卖、运输醋酸酐、乙醚、三氯甲烷或者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配剂,或者携带上述物品进出境,情节较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明知他人制造毒品而为其生产、买卖、运输前款规定的物品的,以制造毒品罪的共犯论处。在本案中,上诉人在实施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犯罪行为时,为了逃避监管打击,又另铺设排污管道,将生产制毒物品所产生的废水向外环境排放,并造成严重污染。案发后,公安机关为集中处理处置该非法生产制毒物品过程中产生的危险废物,共计花费人民币2539222元。本案涉及到行为人同时触犯两个罪名的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存在择一重罪论处还是数罪并罚的争议。对此,本院认为,上诉人刘XX等人在实施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犯罪行为后,为逃避查处,又违反国家规定修建排污池,铺设排污管道,将生产废水通过排污管引至距厂房约70米外的溶洞排放,该行为系基于不同的犯罪故意实施的独立于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的犯罪行为,侵害了不同的法益,且造成了严重污染环境的危害后果,应单独认定为污染环境罪,并与其实施的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数罪并罚,方能体现出对犯罪分子的罚当其罪,实现对环境资源的严格司法保护。

推荐理由:本案根据审理查明的犯罪事实和证据,从犯罪行为所侵犯的客体不同的角度,严格区分一罪和数罪的界限,依法对犯罪分子实行数罪并罚,做到罪责刑相适应。做到罚当其罪,实现了对环境资源的严格司法保护。

案情介绍:20144月,易某某1伙同易某某2预谋从福建到贵阳加工生产麻黄碱牟利。后易某某1邀约易某某3、易某某2邀约赖某某先后到贵州省贵阳市花溪区花渔井村野毛井组、麦乃村二组、马洞村、石板井村、黔南州龙里县龙山镇簸箕村、谷脚镇大坡村上香特等地租赁民房、废弃厂房等用作厂房、仓库,利用非法购买的盐酸、甲苯、溴代苯丙酮(又名1-苯基-2--1-丙酮)等加工生产麻黄碱。20155月至20161月期间,被告人易某某1、刘某某伙同易某某2、赖某某、易某某3、刘某某2(该四人均另案处理)等人先后在贵阳市花溪区马洞村、龙里县谷脚镇等地非法生产麻黄碱。被告人易某某1负责日常生活、协调与房东、邻居等的关系;被告人刘某某与赖某某等人负责开车运输原材料,并与易某某3、刘某某2等人将生产出的麻黄碱运至云南省昆明市交给易某某4(另案处理),再由易某某4运输至中国与缅甸边境交易。为排放生产废水,被告人易某某1等人在花溪区马洞村、龙里县谷脚镇厂房外修建排污池,并在马洞村生产点铺设排污管道,将生产废水通过排污管引至距厂房约70米外的溶洞排放。2016111日至124日,公安机关在花溪区马洞村长冲组、石板井村、龙里县谷脚镇上香特的厂房和仓库查获麻黄碱6.188千克、甲苯11700千克、盐酸3080千克、溴代苯丙酮13000千克。经鉴定,被告人易某某1、刘某某等人生产麻黄碱所产生、排放的废水属危险废物。案发后,公安机关、环保部门为消除对环境的影响和危害,集中处理上述厂房和仓库的危险废物、危险化学品及其他被污染的物资,共计花费人民币

2539222元。

本案经贵州省清镇市人民法院一审,于2017527日作出(2017)黔0181刑初22号刑事判决。判决如下:一、被告人易某某1犯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万元;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十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三万元;二、被告人刘某某犯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七万元;犯污染环境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四万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八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十一万元;三、公安机关查扣的麻黄碱6.188千克、甲苯11700千克、盐酸3080千克、溴代苯丙酮13000千克依法没收,予以销毁;四、公安机关查扣的作案工具罐、桶、盆、壶、勺、水瓢、漏斗、量杯、纸袋、电子称、液化气炉、灭火器、反应釜、离心机等依法没收,予以销毁。

宣判后,原审被告人易某某1以“1、原判认定上诉人非法生产麻黄碱的时间不确定;2、原判对上诉人犯污染环境罪的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其辩护人提出相同的辩护意见。原审被告人刘某某以“1、原判未将上诉人刘某某、易某某1与同案犯刘某某2、易某某4等人并案审理,程序违法,与其他同案犯相比,原判对上诉人的量刑过重;2、本案生产麻黄碱与造成环境污染之间属于牵连关系,应从一重罪处罚,故上诉人刘某某只构成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不构成污染环境罪。”为由,提出上诉;其辩护人提出相同的辩护意见。出庭履行职务的检察员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审判程序合法,量刑适当,建议维持原判。

裁判内容: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上诉人是构成一罪还是数罪。

经二审审理查明:原判认定上诉人易某某1、刘某某违反国家规定,伙同他人非法生产麻黄碱并销售牟利以及为逃避监管,将属于危险物质的生产废水利用溶洞向外环境排放,严重污染环境的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原审判决列举了认定本案事实的相应证据,所列证据已在一审开庭时当庭举证、质证,查证属实。在二审期间,上诉人易某某1、刘某某以及辩护人均未提交新的证据。故对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及所列证据均予以确认。

关于上诉人易某某1及其辩护人所提“原判认定上诉人非法生产麻黄碱的时间不确定”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原审判决所列证据已充分证明上诉人易某某1伙同他人非法生产麻黄碱并销售牟利的犯罪事实清楚。上诉人易某某1伙同他人非法生产麻黄碱系在一定时间段内的持续行为,该持续时间以及起止日期并不影响对上诉人犯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的认定。故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提该项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应依法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刘某某及其辩护人所提“本案生产麻黄碱与造成环境污染之间属于牵连关系,应从一重罪处罚,上诉人刘某某只构成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不构成污染环境罪”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上诉人刘某某伙同他人实施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犯罪行为后,为逃避查处,又违反国家规定修建排污池,铺设排污管道,将生产废水通过排污管引至距厂房约70米外的溶洞排放。上诉人刘某某伙同他人为逃避监管修建排污池,铺设排污管道排放生产废水,系基于不同的犯罪故意实施的独立于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的犯罪行为,侵害了不同的法益,且造成了严重污染环境的危害后果,应单独认定为污染环境罪,并与其实施的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数罪并罚。故上诉人及其辩护人所提该项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应依法不予采纳。

关于上诉人易某某1、刘某某以及各辩护人所提“原判未将上诉人刘某某、易某某1与同案犯刘某某2、易某某4等人并案审理,程序违法,与其他同案犯相比,原判对上诉人的量刑过重”的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经查,第一,一审法院基于各上诉人及同案犯到案时间及起诉时间不同,对各上诉人及同案犯分别立案受理并作出判决,符合法律规定;第二,上诉人易某某1、刘某某伙同他人非法生产麻黄碱并销售牟利以及利用溶洞向外环境排放生产废水严重污染环境,系共同犯罪,应当按照各上诉人及同案犯在共同犯罪中的地位和作用,并结合其量刑情节分别依法处罚,并数罪并罚。在本案中,原判根据审理查明的犯罪事实和证据,并结合上诉人易某某1、刘某某系从犯、初犯等量刑情节,在法定刑幅度内对上诉人易某某1、刘某某犯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污染环境罪分别判处相应刑罚并数罪并罚,量刑并无不当。故上诉人易某某1、刘某某以及各辩护人所提该项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应依法不予采纳。

综上所述,上诉人易某某1、刘某某伙同他人违反国家规定,非法生产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配剂,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应依法处罚;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危险废水等,严重污染环境,其行为又构成污染环境罪,应数罪并罚。原判认定事实清楚,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上诉人易某某1、刘某某以及各辩护人所提上诉理由及辩护意见不能成立,依法不予采纳。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原判决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的,应当裁定驳回上诉或者抗诉,维持原判”、第二百三十三条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排放、倾倒或者处置有放射性的废物、含传染病病原体的废物、有毒物质或者其他有害物质,严重污染环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第三百五十条规定,违反国家规定,非法生产、买卖、运输醋酸酐、乙醚、三氯甲烷或者其他用于制造毒品的原料、配剂,或者携带上述物品进出境,情节较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明知他人制造毒品而为其生产、买卖、运输前款规定的物品的,以制造毒品罪的共犯论处。在本案中,上诉人在实施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犯罪行为时,为了逃避监管打击,又另铺设排污管道,将生产制毒物品所产生的废水向外环境排放,并造成严重污染。案发后,公安机关为集中处理处置该非法生产制毒物品过程中产生的危险废物,共计花费人民币2539222元。本案涉及到行为人同时触犯两个罪名的问题,在司法实践中存在择一重罪论处还是数罪并罚的争议。对此,本院认为,上诉人刘某某等人在实施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犯罪行为后,为逃避查处,又违反国家规定修建排污池,铺设排污管道,将生产废水通过排污管引至距厂房约70米外的溶洞排放,该行为系基于不同的犯罪故意实施的独立于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的犯罪行为,侵害了不同的法益,且造成了严重污染环境的危害后果,应单独认定为污染环境罪,并与其实施的非法生产制毒物品罪数罪并罚,方能体现出对犯罪分子的罚当其罪,实现对环境资源的严格司法保护。

本案根据审理查明的犯罪事实和证据,从犯罪行为所侵犯的客体不同的角度,严格区分一罪和数罪的界限,依法对犯罪分子实行数罪并罚,做到罪责刑相适应,实现了对环境资源的严格保护的裁判宗旨。获评为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保障长江经济带高质量发展十大典型案例之一。

           

8